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糖人帮,糖尿病人公益网站!    
热搜: 糖尿病治疗 早期症状 糖尿病饮食
您的位置: 主页 > 糖友分享 >

糖人的感情,要怎么坚守

2016-01-08 09:43 [糖友分享] 来源于:糖人帮
导读:18岁遇到亮时,我早早说出了自己的糖尿病,想让他知难而退。亮用他忧郁而深沉的目光看着我说他不在乎,说他只看到了慧的善良。于是,像所有女孩情窦初开的初恋故事一样,在经过最初的理性之后,慧也以为仅凭一句年轻的诺言,幸福就可以走到永远。

糖人的感情,要怎么坚守

9岁得糖的时候,妈妈对小慧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将来谈恋爱找工作结婚生子都会比别人困难。”
 
所以18岁遇到亮时,我早早说出了自己的病,想让他知难而退。亮用他忧郁而深沉的目光看着我说他不在乎,说他只看到了慧的善良。于是,像所有女孩情窦初开的初恋故事一样,在经过最初的理性之后,慧也以为仅凭一句年轻的诺言,幸福就可以走到永远。而自己的现实,我却再也看不清。
 
他的父母自然不会答应两人的交往,我的病暂且不提,何况还是那么年轻不懂事的年纪。
 
无疾而终已是必然。他分手的理由找得很能照顾情绪——因为大学不在同一个城市里。虽然其间的矛盾挣扎也让我看出了他的真心,但“人生看结果,盖棺定论”却是我不得不接受的真理。
 
内心从此封闭,有些隐疾并不会随一句“分手”就消失。我明白,自己可以在他面前潇洒转身只为了失去自我后不要再失去自尊,但心里的疼,却只能一个人躲起来靠时间稀释淡化。有那么一刻,我终于意识到当初妈妈那句话的力量,就像《离歌》里阿信奋力嘶喉的那样:“一开始,我只相信,伟大的是感情;最后我,无力地看清,强悍的是命运……”
 
我变得更加敏感,也更加隐忍,因为害怕受伤而拒绝一切诱惑和尝试。虽然在朋友面前依旧无畏灿烂地笑,可一旦有人想要更近一步走进我的内心,她就会本能地在心理上筑起一道防线。做朋友可以让所有人快乐,做恋人我却像变了个人似的,执拗而多疑,焦躁不安并且乖张暴戾。
 
好友洛洛不无担心地劝慰她:“慧,别再想他了,别让这样的分手影响了你将来的心态和生活的选择,没必要因为他或他父母的话有心理负担,不值得……”我很感动好友的细心,可是连外人都意识到的问题,自己怎么可能轻易就将它忽略? 我曾经以为自己也可以假装不在乎,可现在她却不得不面对自己一味逃避的隐痛在眼前愈渐明晰。
 
也许初恋就是这样,即使不是可以走到最后的感情,但也一定是最刻骨铭心的一次。我忘不了他,更忘不了他口中说出的自己的病。就像做证明题,明知假设前提中就有一处硬伤,我却还是执拗地跳进自掘的坟墓里。
俊杰是在大学里的跳舞课上出现的,小慧对每一位不认识的男宾女宾面带礼节性的友好微笑。熟悉小慧的朋友都知道这就是她所谓的“善良”和“温柔”——既然无法用健康的身体来维持爱情,就只能用良好的性格来保持友情。小慧知道自己从来不缺少朋友,男的女的总是一大堆人在一起,就连小学同学现在仍然时常联系。俊杰离开学校时发短信给小慧,说他当时正是被小慧身上这种他自己也说不清的气质吸引,才会一步步走成现在的样子。小慧继续沉默,害怕又引起他借题发挥的话题。
 
俊杰追了小慧整整三年。他是和她同一年入学的研究生,从他走进校园追到他离开校园。
 
那年小慧18岁,刚进大学,和亮的感情正陷入欲罢不能却又自欺欺人的僵局中,俊杰以为他会是那个从安慰剂转变到暧昧关系的角色,却不知他在超越了一点点普通朋友正常交往的界限时,小慧已经开始对他心怀戒备了。从未想过让俊杰介入自己的生活,一直只把他当个见面会打招呼,过后不会联系的熟人,连朋友都算不上。
 
不想多费口舌,小慧用了最直接的方式拒绝——“我有男朋友了。”
 
“如果他就在我们学校,我退出;如果不在,我也有公平竞争的权利。”
 
俊杰的步步逼近让小慧厌恶反感,转而愤怒,并且恐惧。她搬出所有真的假的反正最不可能在一起的理由,自认为合情合理,却忘了感情这回事最不讲逻辑。
 
小慧终于撕破与人为善的面具。发现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人逼得她连做文明人的仁义道德都要抛弃。她像泼妇一样讽刺、咒骂,用尽自己平生所有恶毒的语言。那段时间室友看小慧像看怪物,小慧能听到有人在背后小声议论她的不可理喻。她明白自己就像一只好斗的刺猬,既然无法做一味逃避置身事外的蜗牛,就只能竖起每一根刺,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只为了保护那个脆弱而神经质的内核。
 
俊杰怜惜地看着她张扬跋扈,小慧知道他的忍让是对自己最有力的还击。小慧情愿俊杰讨厌自己,离开自己,也受不了他侵犯自己内心的领地。这是一道结局早已注定的证明题,这次小慧决绝地告诉自己不会再忽视那个假设命题的存在
骂了一年,像一场战争,小慧知道胜利的人仍然不是自己。小慧不是木头人,就算明白有再不容置疑的假设前提,就算语气中再怎样粗暴决绝,可心底她也无法对俊杰所做的一切置若罔闻。害怕再让内心潜滋暗长出不宁的心绪,这一次,小慧选择了消失。
 
凭空地蒸发,不再接电话,不再回短信;俊杰等在宿舍楼下,她就逃到自习室里;俊杰偷偷溜进寝室楼,她就躲在房间里闭门不开。小慧对每一个室友发出警告,接到俊杰的电话就说她不在,听到是俊杰敲门也不许开。
 
接近两年的时间,小慧从每天无数的短信中看到了俊杰从慌乱到绝望到坦然的全过程,小慧承认自己的残忍,但她自我安慰并不是有意要伤害他,她对自己说:至少俊杰有退出的自由,而她一直为他这样的选择创造条件。
 
在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混乱不堪之后,俊杰不再焦急地求小慧回应,而是让等待成为一种生活规律:每周的水果,每周的来信,逢年过节的礼物和玫瑰,以及不期而至的网上留言和短信。楼下的管理室成了中转站,小慧只能用波澜不惊的麻木来面对楼管阿姨一次次似笑非笑的复杂表情。
 
每周一封信,是小慧两年来对俊杰唯一的保留。小慧扔了他送来的所有东西,只留下厚厚一叠信纸——尽管从未有过回音。小慧知道其实自己并不是真的讨厌俊杰,她讨厌的只是“男朋友”这样的身份带给她的恐惧,更讨厌自己扭曲压抑的内心。
 
和亮的分手已让小慧认清了现实的世界,让她明白期待毫无杂质的感情就像期待美好的乌托邦,属于人类能力不可及的范畴。这是小慧一直笃信的证明题,俊杰的坚持却彻底击败了她的自信。
 
小慧知道输的人依旧是自己。她用了三年时间来完成这项工程浩大的证明题,当终于证明自己的假设前提有误时,她却发现这个结论对自己已经没用了。当俊杰最后一次发短信请求小慧在他毕业之前见一面,而小慧选择了继续沉默时,她明白三年的所有纠葛都将随风而去……

(编辑:糖人帮)

糖人的感情,要怎么坚守
相关内容
推荐文章
热点阅读
随机内容